1. <cite id="kdouc"></cite>
    <rt id="kdouc"></rt>

    您好,如果您已經是本站會員請登錄    非本站會員 請注冊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河北淶源(2009.5)

    陳志峰拍攝手記(0/0)

    5秒

    您已經瀏覽完所有圖片

    時間:2012-05-05 22:49 | 瀏覽
    作品介紹:

     

     

    PK私語

     

     

        聽說這是攝影史的第一次。

        一種好奇、一種神秘、一種對攝影三叩九拜的虔誠讓我興奮。

        活動的詭秘、規則的嚴謹、主辦方態度的無私讓我敬畏、沖動,就像戰場中馬背上沖鋒的騎手一樣。

        出征時我心里想:PK不就是打嗎?這一打,光光地打、坦誠地打、狠狠地打。打出真誠、打去偏見、打出無私、打出友誼,打出內在的精神,打出生生不息的創作靈感,在鏡頭里尋找天地多大、心多寬的心境;打出南北文化的融通,打掉中國攝影界故步自封、文人相輕的許多惡習。狠狠地打!猛猛地打!打出攝影文化事業的燦爛,推動中國攝影創作的發展。故而,一種頗為平和的心態告訴我,無畏、無懼虔誠地去嘗試吧。

        兩天后,我非常慶幸地能在太行山、白石山、淶源、柱角石等地“戰斗”,三生有幸,終生難忘,因為我是北方人,但相機和文字卻又無法表達這內心的一切。諾爾曼·白求恩、阿部龜秀、百團大戰的兩個分戰場……作為曾經的軍人,對抗日戰爭、解放戰爭、長城,對老區的山和水、人和物,滄桑年輪的記憶和印象一下子清晰起來……

        第一天PK,夜里三點半出發,車行兩小時,徒步爬山近8個小時,大霧里見光不足十米。蒼天有眼,讓給記錄了一組潑墨白石、寫意太行。空靈的霧、厚重的山,傳統國畫的勾勒和染法,在大氣的天韻中如一首太行不朽的交響曲,比喜多郎的樓蘭交響曲更有韻味。我用圖片說話完成了第一個作業。

        下午從白石山下來,在路邊一座極舊的茅屋里,我完成了《滄桑年輪》組照。雖然我之前已來過三批攝影師,但我還是拍到了自己滿意的一組。86歲的老大娘對我說出一段難忘的故事:她逃荒出來,17歲就被賣到這里,嫁到老韓家,兒子10歲跟著她住進這個屋。今年61歲的兒子還沒有說上媳婦,家里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老媽媽流淚,兒子也流淚,隨行的工作人員全都流了淚。我含著淚,記錄了在老媽媽家一個多小時的感受。中華民族忍辱負重,母子相依為命,孝道永遠是民族的美德。

        第二天,長城腳下,太行山深處,柱角石村。一個石板、石塊、百年陳木的老屋,一個老父親和老母親居多的古老村莊又一次讓我洗禮。這里還是老區,我記錄的也還是滄桑。這里有六七十年前的抗日愛情故事,有日軍突襲村莊的戰斗英雄,有當年受辱的老媽媽,有戰爭中八路軍的逃兵……老英雄已經癡呆,不高興時他會用嘴咬人,會亂跑,但臉上的剛毅還在;老逃兵一生內疚,到老都抬不起頭……老人們無論如何活到了現在,各個雕塑一般,我很自然,也很真實地記錄了他們。我與他們在一起的兩小時,我的內心無以言表。山和水、男人和女人、剛毅和內在,這就是老區人。

       三言兩語,我不是創作而是在接受洗禮,我不是在簡單記錄,而是來自心靈深處的撞擊。主辦方不易!人民偉大!太行山偉大!PK有味!

        我們今天的PK,百年后,如果有人說起:這是一批勇敢挑戰自我的人,為中國的攝影光光地打了一把,作了基石,這樣我足矣了!

    上一篇:陳志峰風景組照   下一篇:我眼中的陳志峰
    << 上一圖集
    上一篇:陳志峰風景組照   下一篇:我眼中的陳志峰
    下一圖集 >>
    最新国产福利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