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kdouc"></cite>
    <rt id="kdouc"></rt>

    您好,如果您已經是本站會員請登錄    非本站會員 請注冊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業界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時間:2015-12-23 16:13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研討會現場
     
        2015年12月19日,《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省廊坊市新繹貴賓樓D區一層舉辦。論壇由絲綢之路國際文化交流中心聯合河北省攝影家協會、廊坊市攝影家協會、“故鄉的路”中國少數民族攝影師獎組委會等共同組織,由映藝術中心/映畫廊藝術總監那日松主持,邀請《中國攝影家》雜志副主編王保國、《民族畫報》蒙古文編輯部主任巴義爾、廊坊市攝影家協會主席馬沖、第一屆中國少數民族攝影獎青年攝影師資助獎得主德戈金夫、著名維吾爾族攝影師庫爾班江·賽買提等嘉賓參加了論壇。他們圍繞此次展覽(“故鄉的路”中國少數民族攝影師獎獲獎作品展),與現場觀眾交流探討民族攝影與民俗攝影的紀實表現和精神價值。
        此次展覽曾在全國攝影界獲得諸多贊譽,絲綢之路國際文化交流中心聯合河北省攝影家協會邀請組委會來到廊坊巡展,目的是為本地攝影愛好者提供一場藝術水準高、社會評價好,觀賞性與專業性強的文化大餐。隨著全民攝影時代的到來,“民族影像”話題被人們了解和關注,從這些少數民族攝影師的鏡頭中,我們可以更近真實地了解和感受少數民族地區人們的精神狀態和人文風景。
    以下為論壇發言摘要:
        那日松:“故鄉的路”是我從2009年開始策劃的有關少數民族攝影師的展覽,先后在大理攝影節、貴州攝影節,以及798映畫廊展出。在我過去的攝影生涯中,見過太多所謂“少數民族風情”的照片,這些照片大多是一種帶有獵奇的“采風”式的拍攝樣板,對這些民族缺少真正的了解和熱愛,只是浮光掠影地拍攝一些藍天白云啊、漂亮的服飾啊,沒有真正把這些民族真正的自然、人文景觀表現出來。我稱之為“被污染的民俗攝影”,這導致的最大問題就是我們看不到少數民族地區真實的生活狀態和人文風景。這是我做這個展覽的初衷,因為我想知道少數民族攝影師是如何表現自己的民族和地域的。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德戈金夫《草原照相館》:遠親的表姐弟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德戈金夫《草原照相館》:做舞蹈演員的表妹蘇日娜
     
        德戈金夫:我是在北京長大的蒙古族人,從小生活在漢民族的文化環境中,但也受到父母關于蒙古族文化的熏陶,所以對我來說,拍攝蒙古族不只是簡單的攝影,更是一次文化尋根的過程。我在日本學大畫幅攝影和黑白暗房技術,這組作品(《草原照相館》)是我的研究生畢業作品,之所以選擇家人,是出國之后,我看了大量原作,特別是奧古斯特·桑德對我影響很大;還有很多攝影大家最早都是從拍攝自己身邊的朋友、家人起步的,我也想循著這個足跡開始拍攝。展出作品是我在暗房沖洗4×5底片,然后用放大機放大到11×14的相紙上,再用掃描相紙的電子文件打印出來的。此前我對數字技術和打印照片不太信任,但這次做出來效果不錯,這給我一個啟發,要不要堅持暗房銀鹽工藝?這是我要考慮的問題。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庫爾班江·賽買提《絲綢之路上的老茶館》:2011年初,我找到了這家在喀什最豪華的位于吾斯坦布依街道的兩層老茶館。這里的裝潢相比好一點,二樓走廊里可以邊喝茶邊觀景,吸引了不少旅游觀光客。
     
        庫爾班江·賽買提:很多人問我,去喀什、和田、吐魯番拍攝要不要給他們錢,這其實就不是帶著一個尊重的心態去拍攝。在拍攝的時候,如果你抬起相機,他們對著你笑,證明他們愿意讓你拍;如果他們轉過去,那證明他們不愿意讓你拍,那你就要尊重他們,不能繞到另一邊去拍。要帶著平等的視角和尊重的心態,更多關注人本身,關注自己身邊的事情。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葉爾江·木哈買提《遷徙之路》:2014年4月23日,新疆阿勒泰市哈薩克族牧民暴風雪天氣準備轉場。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葉爾江·木哈買提《遷徙之路》:2010年1月10日,新疆阿勒泰市哈薩克族牧民零下39度天氣轉場。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艾爾肯·塔西鐵木爾《消失的母親河》:2007年1月26日,和田市大清真寺玉石市場(現已不存在),每周五六日這里聚集近五萬人。

     
    《民族與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鄉》論壇在河北廊坊舉辦
    艾爾肯·塔西鐵木爾《消失的母親河》:2011年4月,和田市玉龍喀什河床,在大型設備挖掘余留的地方當地婦女用手工工具挖玉。

        王保國:這個展覽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展出作品并不全是美化、詩意化故鄉,而是發現故鄉存在的問題,把問題傳播出去,幫助故鄉發展前進。這才是真正地愛故鄉。比如葉爾江·木哈買提的《遷徙之路》,開始是典型的牧民收拾馬匹,風雪路上,后來很突兀地出現了一臺挖掘機,這直接意味著草原受到了破壞。還有庫爾班江《絲綢之路上的老茶館》,艾爾肯·塔西鐵木爾《消失的母親河》,都表現了在現代化沖擊下傳統文化的消失,有這樣的視角,展覽就不僅僅是情懷二字,它跟國際上的思潮就結合起來了。現代攝影不再是把照片拍得優美那么簡單,而是具有了哲學的性質——對當前現實進行思考、批判,表達個人的態度和判斷,直接采取行動幫助處于困難中的人,推動社會發展進步,讓社會變得更加公平正義。這是攝影的主流。所以這次展覽不僅僅是藝術的,也是有思想的,有文化的,有問題意識的。
        巴義爾:“故鄉的路”是帶有一個情感色彩的大型的,關乎民族,關乎我們自身,關乎文化的展覽。現在是全民攝影的時代,照片怎么能出彩呢?我主要講一個詞,高度。我們通常講,藝術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高在哪里呢?簡單地說,拍攝之前的學歷、職務、財富等外在的條件,對藝術創作有幫助,但不是唯一的動力和源泉。真正的高度在于創作者的悟性、智慧、觀察的角度、道德、品質、情感等。拍攝之后,照片不能停留在相機、電腦里,要傳播出去。一個好的攝影家,一定也是一個好的編輯,這是編輯和策展的高度。再一個是推廣和宣傳。最后,照片是要流通的。觀眾看不懂,作品達不到目的,發揮不了應有的作用。當你展示時,觀眾是不是看懂了,是不是引起共鳴了,是不是有互動有交流?這需要多方面長期的積累。
        馬沖:《故鄉的路》充滿了詩意和想象,也充滿了無窮的回味和聯想。這個展覽的意義在于引領和啟迪。我們策劃過很多展覽,每次收作品時,很多作品都似曾相識。我們很多人都在拍人家不再拍的東西。今天看《故鄉的路》展覽,為什么他們的作品有吸引力?他們都真實地反映了本民族的特色。拍的東西不一定非要漂亮,但要為這個民族,這個地域人們做些什么。廊坊的文化主要是龍鳳文化、移民文化。我們可以多拍拍身邊的東西。我們都說燕郊現在“睡城”,每天有幾十萬人往返于北京市區和燕郊,每天都在過春運,為什么不去拍拍呢?身邊的東西不一定就沒有遠方美麗,重要的還是要有情感在里面,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才能直擊人心。

    最新国产福利在线播放